首頁 > 新聞中心 > 時事新聞 > 國內 > 正文

初心赴使命 熱血寫春秋——記脫貧攻堅中的共產黨員

新華社北京7月2日電 題:初心赴使命 熱血寫春秋——記脫貧攻堅中的共產黨員

新華社記者林暉、黃玥、孫少龍、謝佼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華民族向貧困發起最后的沖鋒。

無數共產黨員以敢教日月換新天的豪邁斗志,櫛風沐雨、披荊斬棘,克服難以想象的種種困難、跨越難以盡數的重重關卡,帶領貧困群眾走上向著美好新生活的康莊大道。

讀懂脫貧攻堅中的共產黨員,就能讀懂中國反貧困斗爭不斷取得勝利的密碼。

  盡銳出戰——面對黨中央的要求、人民的呼喚,一批批共產黨員挺身而出、奔赴戰場

9899萬人——這是截至2012年年底,我國貧困人口總量。

到2020年確保我國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向歷史、向人民作出的莊嚴承諾。

短時間內讓1億左右貧困人口實現脫貧,縱觀歷史、放眼世界,均無先例。

打非常之仗,就要派最能打的人。面對黨中央的要求、人民的呼喚,一批批共產黨員挺身而出,毅然奔向一處處沒有硝煙的戰場。

2016年,在青海省鹽化工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工作的“90后”共產黨員趙軍章主動請纓參加駐村扶貧。

臨出發前,他琢磨著,自己從小在農村長大、熟悉農村情況,下去干扶貧工作應該能比別人更快進入角色。

哪知道,到青?;】h上吾具村報到第一天,趙軍章就傻了眼。村里只有一條路,村民房屋十分破舊,駐村工作隊連個像樣的辦公室都沒有。最讓人失望的還是村民的精神狀態,村委會旁不大的小賣部里擠滿了打撲克的閑人。

召集村里黨員開會,好多人根本不來;宣傳政策,趙軍章在上面小講,村民在下面大講;每次開會提出的事,村民大多反對。村民們經常對他說的話是:“你這么年輕,你懂啥?你能辦下啥事?”

怎么辦?初來乍到的趙軍章為了打開村民的心房,想到了個笨辦法——多跑腿。接下來的時間,他每天挨家走訪。有的年輕人對他不理睬,他就拉著老人聊天。走的次數多了,村民們終于不再抵觸,逐漸對他敞開了心扉。

對村里情況和村里人訴求有了底后,趙軍章帶著村民一起努力:爭取資金進行危房改造,發展中藥材種植、土雞散養等特色產業,抓好黨建激活人心……慢慢地,村容村貌、村民心態都發生了可喜變化。

2018年底,上吾具村一舉摘掉了貧困帽。村民們都說,是趙軍章這樣的帶頭人凝聚了人心力量、改變了貧困命運。

“山里涼,來喝杯熱茶,暖和一下!這是黑麋峰出產的拳頭產品黃金茶。”3月28日,湖南長沙橋驛鎮在大山里開起了展銷會,黑麋峰村第一書記周若愚亮開嗓子吆喝著,將一杯杯香氣撲鼻的黃金茶遞到游客手中。

不到兩個小時,周若愚帶來的茶葉銷售一空。

在長沙市國資委工作的周若愚,明年就要退休了。原本可以在機關里“退居二線”的他,卻主動來到黑麋峰村這個曾經的省定貧困村,挑起了104戶貧困戶脫貧的重擔。

“我來,就是啃硬骨頭的!”工作經驗豐富的他,深知貧困戶最需要幫助的就是扶智和扶志。采取合作社代養模式幫助貧困戶脫貧、手把手教村民管理茶園、打造一支永遠撤不走的工作隊……在周若愚的不懈努力下,黑麋峰村煥發出嶄新面貌。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只為如山的責任、莊嚴的承諾。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共派出25.5萬個駐村工作隊、累計選派290多萬名第一書記或駐村干部,目前在崗91.8萬名。他們堅守在全國脫貧任務最艱巨的地方,向貧困堡壘發起最后的沖鋒。

面對脫貧攻堅這場硬仗,生于斯長于斯的老支書、老黨員初心不改、砥柱中流,千里馳援的第一書記、幫扶干部盡銳出戰、不勝不歸,更有思念故土的農民工黨員、“能人”黨員響應號召、返鄉“參戰”。

安徽黟縣塘田村,貧困一度如同延綿的大山,世代橫亙在塘田人面前。

走出過大山的老兵黃忠誠,退伍后創業小有所成。2011年,黃忠誠不再操持自己蒸蒸日上的木材生意,而是回到家鄉挑起村委會主任的重擔,“作為一名黨員,我要幫鄉親們一起脫貧致富!”

他每天起早摸黑,把道路、供水、供電等基礎設施建設作為改善民生、發展經濟的突破口。同時,充分利用當地資源優勢,成立茶葉專業合作社,讓沉寂已久的荒山重煥生機。

2016年9月5日,在黃忠誠的不懈努力下,塘田村茶葉專業合作社首次分紅,兌現了組建合作社時對貧困戶的承諾。

手捧分紅款,貧困戶們卻哭了——因積勞成疾,黃忠誠突發腦溢血倒在了分紅現場……

關鍵時刻沖得上去、危難關頭豁得出來,共產黨員始終沖鋒在前,不辱崇高使命,不負人民重托。

  不懈奮戰——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共產黨員啃硬骨、涉險灘,奮力向貧困堡壘發起沖鋒

山大溝深、交通不便、土地貧瘠、缺水少電……

走進大山深處的貴州遵義播州區團結村,遠遠望去,一條絕壁上的“水渠”仿佛蜿蜒的血管穿行在大山之間,向周邊群眾輸送著生命之水。

村民們親切地把水渠稱作“大發渠”。正是在老支書黃大發的帶領下,村民們鋼釬鑿、風鉆敲,硬是在峭壁懸崖間,挖出一條近10公里的“天渠”。

這里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山高巖陡,雨水落地就順著空洞和石頭縫流走,根本留不下來。溫飽更是奢求——有歌謠說:“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一年四季苞谷沙,過年才有米湯喝。”

對于貧窮,黃大發有更深的體會,自幼失去雙親的他吃村里的百家飯長大,始終心系著這片土地和鄉親。帶領群眾開山修渠、走出貧困,成為他一生的夢想。

擦耳巖——意為在這里站立,人的耳朵都要擦著巖石,其險峻可想而知。修渠到擦耳巖段時,一處倒懸的絕壁無法測量。黃大發二話不說,把麻繩系在自己身上,讓人拉著吊下懸崖。大家看不到他,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直到黃大發在下面大喊了幾聲,證明自己沒事,大家這才放了心。

“沒有老支書黃大發帶頭,這個工程修不起來!”當前后歷經30余年修建的水渠終于完工,清亮的渠水第一次流進村里,大家捧著渠水喝不夠:“真甜??!”

修一條渠,引來生命之水;筑一條路,驅散貧困之霾。

小壩村,四川江油市最偏遠的村。群山阻隔、不通公路,讓小壩人世世代代受窮,村民用山貨換袋鹽,都要翻過幾個山埡。

小壩村原黨支部書記青方華,誓要為村民找出一條“出路”。

1992年,鄉里籌措資金號召村民修路,時年24歲的青方華第一個站了出來。他不顧個人安危,組織村里8名青年成立先鋒隊,帶頭背炸藥,用鋼釬鑿洞、雷管炸山,硬是建成了小壩村第一條通村公路。

要想徹底擺脫貧困,只修通一條山路遠遠不夠,必須整體提升基礎設施建設水平。當選村支書后,青方華開始規劃通組聯戶的路網,并鄭重向全村群眾承諾——“一定要修好村里的路,帶領鄉親們發家致富”。為了實現這個承諾,青方華一干就是18年。

一條條道路不斷延長,一個個希望不斷萌生……到2016年,小壩村終于打通了所有入戶路。

路通了,青方華又帶領村民們種木耳、育香菇、養蜜蜂,想盡辦法為村民尋找致富門路。沒想到,2016年12月,在走訪貧困戶的路上,青方華乘坐的車意外墜崖,48歲的他再也沒有醒來。

如今,小壩村已經脫貧,正一步一步邁向小康。村民們行走在一條條浸透著青方華心血的路上,目光堅定、腳步不停……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共產黨人用自己的犧牲與奮斗,換來了人民群眾的美好生活。

地處中緬邊界的云南瑞麗市勐秀鄉,“村官雞”品牌小有名氣。創立這個品牌的,正是一名昔日的大學生“村官”——段必清。

2009年,剛從大學畢業的段必清考上“村官”,來到勐秀鄉戶瓦村工作。小山村貧困群眾的生活,讓在城市里長大的他深受震撼。如何找到適合這里的脫貧產業?

經過調研,他發現山區生態環境好、森林資源豐富,適合發展生態養殖業。但是村民一直以來習慣了種植業,對土雞養殖不感興趣。思來想去,他決定自己先“試水”,只有自己成功了,別人才有信心跟著一起干。

第一年養殖,從來沒喂過雞的段必清交了慘痛的學費:1000只土雞苗死了近一半,賣雞的錢還了租金、飼料錢,不但沒剩余,還欠下工人工資。

照書本學、上網查、多方請教養雞技術……段必清成立土雞養殖專業合作社,不斷摸索前進,逐漸成了當地家喻戶曉的“雞司令”。加入養殖合作社的村民,戶均年增收數千元。

大學生“村官”服務期滿后,段必清沒有離開。“通過養雞帶領村民脫貧致富,我找到了真正屬于自己的人生目標。盡管步履蹣跚,但我一直奮力向前!”

腳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便沉淀多少真情。那些浸透汗水的襯衫、沾滿泥點的褲腿、黝黑通紅的面龐,是共產黨員們留下的最美印記。

  決戰決勝——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確保取得最后勝利

3月6日,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關鍵時刻,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方面最大規模的會議——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

“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習近平總書記話語鏗鏘。

當前,我國貧困人口已經從2012年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0.2%降至0.6%,連續7年每年減貧1000萬人以上。但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脫貧攻堅帶來了新的困難和挑戰。

“一手抓防疫,一手抓脫貧。”看似簡單的一句話,生動概括了廣西樂業縣百坭村第一書記楊杰興現在的工作狀態。

樂業縣是廣西目前尚未脫貧的8個貧困縣之一,對于扎根百坭村的楊杰興來說,脫貧攻堅不僅是一項必須完成的任務,更是他對已故同事——百坭村原第一書記黃文秀沉甸甸的承諾。

“紀念文秀同志最好的方式就是把扶貧工作做好,以實際成效告慰她。”接過黃文秀的“接力棒”,楊杰興成為百坭村脫貧攻堅路上的帶頭人。

受疫情影響,百坭村2000多畝砂糖橘滯銷,眼看就要爛在地里。

“群眾遇到什么問題,我們就解決什么問題。”最忙的時候,為了聯系銷售渠道,楊杰興一天打上百個電話,手機要充兩三次電。長時間接打電話導致耳朵發紅腫痛,他就戴上耳機繼續打。

功夫不負有心人,多方聯系之下砂糖橘打開了銷路,老百姓緊鎖的眉頭舒展了,楊杰興也終于松了一口氣。

“砂糖橘之戰”暫告一段落,但疫情防控和脫貧攻堅的“戰斗”仍在繼續。幫村民干農活、了解村民家里的新情況、提醒大家做好疫情防控……楊杰興一刻也不曾放松。

“三區三州”是脫貧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正是“三州”之一。新冠肺炎疫情的來襲讓不少涼山州干部壓力倍增,布拖縣樂安鄉黨委副書記木乃什古正是其中之一。

隨著雨季來臨,距離布拖縣城僅30公里的洛恩村“遭了殃”,剛抹平的水泥路面被夜雨打得坑坑洼洼。木乃什古硬是帶人又干了一上午,才把被雨水打爛的路面補了回來。

路面的問題解決了,各村貧困戶安全住房的建設任務仍然艱巨。雖然村子離縣城不算遠,但當地本就吃緊的建材仍然給施工帶來了很大困難。為了解決問題,木乃什古又帶人從300公里外的會理縣拉回了5萬多塊磚。

每天只睡3個小時,睜開眼就開始協調工作,就算感冒了也就是吃幾片藥繼續干……安全住房任務順利完成,這個“80后”卻平添了不少白發。

疫情之下,有的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受阻,有的扶貧項目、扶貧車間復工復產延遲……共產黨員以時不我待的強烈責任感和決戰決勝的堅定意志,爭分奪秒、不舍晝夜,為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奮力沖刺。

——寧夏西吉縣涵江村,第一書記秦振邦一次次打開“脫貧清單”,確認近期必須完成的任務:“3個村組4公里路面要硬化,3戶村民因房屋附近滑坡要搬遷”;

——云南貢山縣雙拉村,黨總支書記王國才時不時到地里查看長勢正好的草果、魔芋、黃精,全力幫扶村里最后兩個貧困戶;

——甘肅臨夏市王坪村,第一書記馬興文在村里一片爛草灘上新建成的牡丹休閑苑里忙碌著,期望通過鄉村旅游為村民進一步增加就業和收入;

……

在已經脫貧的地方,共產黨員未雨綢繆、夙興夜寐,盡最大努力不讓一戶群眾返貧。

在還未脫貧的地方,共產黨員更是殫精竭慮、沖鋒在前,想盡辦法不讓一戶群眾掉隊。

在決戰決勝的最前線,黨旗始終在高高飄揚……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懷化日報社旗下媒體)”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官方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在核實后第一時間刪除內容!
責任編輯:羽潼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